Daisypath Happy Birthday tickers


這是唐朝女詩人李季蘭 (李冶) 的作品《八至》。

司徒卡的 MSN 顯示名稱看到這段文字;最後一句發人深省,給人看破一切的感覺。即使是距離最近的夫妻,心靈有時也可能極度疏遠,再加上有很多事不會想跟配偶分享,反倒是跟朋友暢所欲言;所以真的很難說得清,到底是朋友比較親密還是夫妻比較親密?

當然,如果可以的話,我還是希望配偶正好是最親密的朋友。娘家爸媽常說:「你們是尪某耶,你哪會不知曉你尪在想什麼?」等等讓我無法理解的話。說實在的,我並不認為自己有「義務」去「探索」別人心裡在想什麼,即使是我的丈夫也一樣。如果他想要知道我在想什麼,可以來問我,我會盡量回答;不過如果他對我的思緒沒有興趣,我也不會強求他。

或許是我對夫妻關係要求不多,所以若以傳統的價值標準來看,我經營的婚姻實在不值一哂。不過我總覺得,即使身為夫妻,我與丈夫仍然是獨立的個體;要求兩個來自不同家庭不同背景不同社會體驗的一男一女,湊在一起當夫妻、共同背負兩家人的期望,就已經夠沈重了,為什麼一定要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呢?這樣不是給彼此製造更多壓力嗎?況且,如果對方真的不想說,那無論再怎麼追問也不會有答案,何必呢?

朋友笑說我對婚姻的經營方式還真是「無為而治」;哈哈,這可是謬讚啊!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瑟熙樂
  • 那你算早開悟的了,恭喜你... 我可是三十好幾了才後知後覺呢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