嬡嬡的大表姊回來住四天,今天中午就要回台北了,所以早上買了早餐就衝去找大姊姊,把修好的筆電拿給她,然後載大姊姊去買鞋;結果大姊姊自己沒找到合適的鞋,反倒是我又幫嬡嬡買了鞋(心想:590 元的鞋穿不到兩個月就壞了,這次買 290 元的看看可以撐多久)。

這期間嬡嬡一直牽著大姊姊的手不放,嘴裡還說「大姊姊你不要去台北啦!」,我們只能一笑置之... 載大姊姊回家拿行李時,嬡嬡堅持不要下車(彷彿這樣就可以阻止大姊姊去台北一樣),然後連珠砲似的發問:「碼媽啊!大姊姊一定要坐 x 點的火車嗎?她不能晚一點再去台北嗎?她為什麼一定要去台北?唸書在花蓮唸就好啦,我就是在花蓮上學啊!幹嘛一定要去台北唸咧?」真是又好氣又好笑...

把大姊姊載到火車站,道了再見之後,我們就驅車離開... 等紅燈時聽到嬡嬡說話的聲音跟平常不一樣,知道她可能快哭了,我趕快從前座下車(嬡爸好像有試著阻止我,不過我根本沒注意),改坐到她旁邊。平常她如果看到我在馬路中間開門下車,一定會開罵的,但是今天卻沒有... 我坐定之後,燈號也換成綠燈,車都還沒開動咧,嬡嬡就從她的安全座椅裡站起來說:「碼媽我想要你給我抱抱」;一坐到我腿上,她馬上變了聲音:「碼媽我都沒有跟大姊姊抱抱她就走了...」

我好言勸慰:「大姊姊過年的時候就回來啦...」

感覺嬡嬡努力忍耐不要哭出來:「過年還那麼久... 我不要大姊姊去台北啦... 嗚嗚嗚........」終於還是放聲大哭了。聽她的哭聲跟平常很不一樣,是真的非常傷心的哭法,那聲音觸動了我心底的某根弦,害我也跟著想哭哩...

不過媽媽很會ㄍㄧㄥ,花了五秒努力把哽住的喉頭打開:「媽媽知道,媽媽知道... 你很喜歡大姊姊,對不對?」

嬡嬡還在哭,但默默點了頭。我又說:「所以你希望大姊姊早一點回來,不要等到過年才回來,對不對?」

嬡嬡慢慢止住哭聲:「... 對呀... 過年太久了吧....」

我:「那我們等大姊姊到了台北,再打電話給她,問她可不可以早一點回來,好嗎?」

嬡嬡抬起頭:「碼媽你有大姊姊的電話嗎?」

我:「有啊。」

嬡擦擦眼淚:「那我們等大姊姊有空再打給她好了。」

其實幼兒的心靈是最清朗的:就嬡嬡而言,誰用真心對待她(無論是跟她玩、跟她吵,還是寵溺她、責罵她)、誰只是虛應一應故事,她都感覺得出來 -- 這點我很確定。

=============== 我是分隔線 ===============

下午一到冊店,就看到有個熟悉的身影往冊店走來,原來是 Sharon 同學!對方馬上撲過來大喊嬡嬡的全名,可是嬡嬡小姐又害羞了,還把頭別到旁邊去,真是的... 然後一推開冊店的門,就發現黃紫瑀同學在裡面!這實在太巧了,簡直就是在開同學會嘛!頓時冊店的屋頂差點被掀開... 還好冊店姊姊們(應該)已經習慣這種場面和音量了~

女 F4(哈哈)
20100815-01.JPG

嬡嬡明明已經看過這本書,還是笑得很開心
20100815-02.JPG

不知為何一臉憂鬱,不過旁邊的 Sharon 同學完全沒在意
20100815-06.JPG

原來是不好意思跟同學一起看書
20100815-07.JPG

直到同學邀她一起看,她才慢慢投入(手還是擺在背後)
20100815-08.JPG

換了一本書,活潑的 Sharon 同學完全不介意我拿相機狂拍
20100815-10.JPG

嬡嬡終於露出笑容了
20100815-12.JPG

這兩個小女生的個性在我看來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,不知為何變成很要好的朋友哩... 難道是互補關係嗎?XD

後來 Sharon 同學的媽媽說要回家了,Sharon 同學馬上嘟起嘴巴,問她想做什麼也不說,嬡嬡杵在一旁也不知所措;直到冊店姊姊說「那你要跟嬡嬡一起玩桌遊嗎?」,兩個小女生才露出笑容~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