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For a long time I thought I wanted to be a nun. Then I realized that what I really wanted to be was a lesbian." 是美國作家 Mabel Maney 的名言,配這首歌來聽;其中我最喜歡的歌詞是 "Aimer, c'est rester vivant",「愛情是生命的活路」。



大概從小學開始,我就認為自己不要結婚,最好還能當個修女(那時還搞不清楚基督教和天主教的差別),這樣就能一輩子專心致志做同一件事。況且聖經故事還蠻好看的,每當牧師在講道讓人昏昏欲睡時,我就翻開《啟示錄》當成神話故事來看(教徒弟兄姊妹們請別急忙來傳教解經嘿),不然就是把《出埃及記》當成古人的遊記。

這個美夢(?)在我 25 歲時破滅了。人是我自己選的,婚是我自己要結的... 不過說起來我算是幸運了,對於我想去做的事,他極少拒絕,頂多勸我再考慮一下;這種放風箏的相處方式,也讓我對自己的夢想 / 目標塑造了無形的規範,從此「歲月靜好、現世安穩」了九年,直到 2004 年底,他給了我生命中最大的難題卻又袖手旁觀為止。

接下來發生的事,都已經是歷史了。

總之,我要說的是,當年看到 "For a long time I thought I wanted to be a nun. Then I realized that what I really wanted to be was a lesbian." 這句話,雖然我不是同性戀,但真的有遇到知音的感覺... 哈哈哈。



ps. 這篇從 2008 年 10 月底放到現在的草稿,終於出頭天了~

pps. 硬要把「人」區分為異性戀或同性戀,實在讓人不悅,且暴露出批判者對於這些議題的認知不足 –– 尤其是當異性戀者歧視同性戀者(有些人光是嘴裡說「支持同性戀者發聲的權利」,其實骨子裡根本瞧不起同性戀者;這種「假尊重」比歧視還可怕),而同性戀者又認為雙性戀者是「雙腳踏雙船」、避之唯恐不及的時候。

真的愛上一個人,既然可以不管種族年齡過去未來,那麼,一出生就已經被決定好的「性別」,還有後天無法改變、頂多只能隱藏起來的「性取向」,又為何必須成為討論的話題呢?「愛」是發自人類內心的,無論是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,「愛」本身其實並沒有什麼兩樣,除非有心理方面的問題,否則即使是同性戀或雙性戀,也不會見一個愛一個,當然也會有寧缺毋濫的選擇。

希望等嬡嬡長大時,這個社會對於性取向能夠抱持更為開放的態度,讓「小眾」(相對於「大眾」)不再必須習於遮遮掩掩的生活方式。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