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午去載嬡嬡放學,她一見到我就很高興地說:「媽媽你看我的衣服!」仔細一看,長袖制服的袖口裂開了,應該是同學玩耍時不小心扯破的吧?她說不是,「是我自己生氣所以弄破的,呵呵呵!」媽媽我一整個傻眼:到底是為了什麼樣的事情,氣到要把自己的衣服弄破呢?而且還嘻嘻哈哈完全不當一回事... 她完全沒發覺媽媽已經變臉,依然歡欣雀躍:「哎唷原因我想不起來了嘛,反正媽媽你回去幫我縫一縫就好啦!」

不知為何,我的火氣又上來了(最近火蠻大的):「是同學跟你玩的時候拉破的嗎?」

嬡(語氣興奮高昂):「不是,是我自己啦!」

我:「如果是同學弄破,你跟我講沒關係,我可以幫你縫衣服。」

嬡:「哈哈不是啦,真的是我自己生氣所以弄破的啦!」

我:「那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那麼生氣,要把大人辛辛苦苦賺錢買的衣服撕破呢?」

小孩終於發現媽媽並沒有跟她一樣開心,於是臉上的笑容一瞬間僵化,臉色也黯淡下來(其實我沒看到,但是她語氣再明顯不過):「我忘記了。」

我:「讓你那麼生氣的事,怎麼會忘記呢?」(媽媽最會說這種反諷的話了 –– 雖然專家都說不應該對小孩這麼說話)

嬡(開始啜泣):「媽媽你幫我縫起來就好了嘛!」

我:「什麼叫做『就好了』?如果是同學在玩的時候不小心弄破,我當然會幫你縫;可是這次是你自己生氣撕破衣服耶,我為什麼要幫你縫?」

嬡(邊哭邊說):「可是媽媽你不幫我縫,那我衣服破掉怎麼辦?」

我(最討厭小孩邊哭邊說話):「那你生氣把衣服弄破的時候,怎麼沒想到衣服破掉怎麼辦?」

嬡嬡「哇」的一聲哭出來:「媽媽對不起...」

我:「你對不起的是你的制服,不是我。」

車終於開到課輔班,媽媽就把小孩趕下車了 & 開始想解套方法...(從中午想到現在,還在想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前天傍晚看她的功課,「裡」右邊的「里」的那一豎她拆成兩次寫(先把「田」寫完再寫「土」),我讓她自己拿橡皮擦把整行字擦掉(專家說家長不應該幫小孩擦作業),而且一次擦一個字就好。但是聽聲音就知道,她想一次擦掉一整行而且擦很大力(被媽媽要求訂正很不爽貌);照這樣擦下去,簿子肯定會破,於是提醒她左手要把紙按住。她露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(因為已經講過很多次),我也不理她,馬上就聽到「嘶」一聲,緊接著是嚶嚶啜泣:「嗚嗚媽媽我把簿子擦破了...」

我:「所以呢?」

嬡:「媽媽你要幫我黏起來...」

我:「是我弄破的嗎?我為什麼要幫你黏?」

嬡(恍若未聞):「媽媽你用透明膠帶幫我黏起來嘛...」

我:「不要。」

嬡:「可是簿子破掉了啊... 嗚嗚嗚~~~」

我:「你哭也沒幫助,而且我聽得心煩;如果你要繼續哭,就請你到外面去,等你覺得自己哭完了,再進來房間好好跟我說。」(我不想因為這種事打小孩,而且心裡其實想幫她黏,但是她一直邊哭邊說,讓我更不耐煩,所以叫她出去冷靜一下 –– 我也冷靜一下)

於是嬡嬡走出房間哭個痛快(?),過了很久才走進房間,但是一開口說話又開始哽咽,我又把她請出去(以平靜的口氣);重複三四次之後,她終於能以正常語氣說話了:「媽媽請你幫我黏起來」,

我(既然她有進步,我當然也不能輸她):「好,你把作業本拿過來。」

說真的,我非常無法接受那種帶哭音或是嘴唇不動的說話方式:根本聽不懂在說什麼,就算想幫忙也沒辦法幫啊!網友說:「說起來妳比我好多了,我都用吼的說『不要把我逼瘋!』要不然就是『去罰站數到 100!』」

我:「我以前也很容易吼小孩,不過今天看了這篇,決定試試看;至於罰站數數,我在她中班時就用過了,而且規定用台語數,那陣子還蠻有效的;但是現在失效了,因為她數到中間會『啦啦啦啦 blah blah blah』混過去,讓我更火大,直接手刀揮過去!」

友:「用手打手會痛,要用愛心拍打啦!」

我:「氣到不行了還去找愛心拍出來咧... 攻擊時如果有時間差就沒勁了啊!」(腦海浮現 A 式快攻)

友大笑:「找一下就不那麼氣,打比較小力 XD」

我:「我還跟她說過:『我要打你的時候,如果你閃來閃去不讓我打到,那本來只要打一下就會變成加五下』。」(好壞心的媽)

友:「我都加 10 下。」

我:「這樣我手會更痛... 我右手很弱的 @@(而且我想把『10 下』留到二年級)」

友:「哈....... 兩個當媽的在比狠~」



後記:結果家裡的透明膠帶用完了,還好媽媽我想到教室裡有透明膠帶,於是寫聯絡簿告訴老師原委,請老師讓嬡嬡自己黏。老師紅筆:「OK!」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