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忙到天昏地暗,事情一件接一件,電話一通接一通,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,好朋友還提早八天報到(2/24 更正:並不是好朋友,所以我又去看中醫了 Orz);下午發生的事更是達到極致...

14:04 嬡嬡課輔班的班主任打電話來。

基本上,這個時間點會接到老師打的電話,無論是來自學校或課輔班,都表示不正常:要嘛沒帶功課、要嘛跌倒受傷;所以一邊聽班主任說話,心裡也開始做準備。

班主任在電話裡的實際用詞,我已經忘得一乾二淨,只記得腦子裡一直浮現「嬡嬡從小就福大命大,不會有事的」,同時竭力保持語氣平穩,但音準肯定還是走調了:「可是你上禮拜不是說,這個禮拜開始會去接嬡嬡的嗎?」

雖然知道嬡嬡不會隨便跟別人走,但是好小孩知道不能跟陌生人走,並不表示壞大人不會掩住小孩嘴巴不使求救而強行擄走... 腦海裡再次浮現這則新聞,就開始全身發軟無法視事了。

14:15 打來的電話是學校班導:「媽媽你不要擔心,嬡嬡在我旁邊。她很乖,沒有亂跑,一直在大門口等。今天會發生這樣的狀況,是我跟安親班溝通不良,真的非常抱歉...」

(老師,你真的不需要道歉;是我身為家長大失職,完全沒在聯絡簿上提起這回事啊...)

然後是最重要的幾個字:「還好今天孩子沒出事。」

真的很感激班導能夠一語道破;在做什麼都來不及的情況下(意思是,萬一在學校出事,我絕不可能比班導和課輔班老師更早到場),雖然明知嬡嬡一切安好,我還是非常需要這句話來安神。

電話講到一半,班導看到課輔班老師出現,說要跟課輔班老師直接溝通,就結束通話了。

人在家裡的我,慢慢從驚嚇中恢復;手軟腳軟,坐在電腦前啥也沒辦法做,於是試圖拼湊故事情節:顯然是課輔班主任發現嬡嬡沒接到,馬上打電話給我,然後直接打給班導(他們竟然有班導的電話),班導從教室趕到大門口找人,然後帶回教室等課輔班老師來接,再打電話給我。

14:27 課輔班主任再次打來,說小孩已經接到課輔班,又再三道歉;我們一起「複習」了出錯的環節:

首先,我中午沒有再次提醒課輔班;
其次,班主任雖然記得要接嬡嬡,但沒有再次提醒要去接小孩的老師;
再者,要去接小孩的老師雖然知道禮拜三去學校接人時也要接嬡嬡,但是因為嬡嬡曾經說不想讓課輔班老師接(「媽媽我中午想看到你嘛」),所以以為暫時還不用把嬡嬡算在裡面。

通完電話,我設法繼續進行手上的工作(明天要交件哪),一直到傍晚才去接嬡嬡。她看到我,照常露出甜美的笑容,我才真的放下心來... 回家路上她一直問:「今天課輔班老師為什麼那麼晚才來接我?」,我完全不知該如何回答...

感想?沒有感想,因為不敢再想了... @@|||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