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5_椅子給健行的人休息

經過一個禮拜的騷動,從嬡嬡中午放學到傍晚我接她回家的這段時間裡,她的行程和去處終於底定 –– 除了 [1] 鋼琴課從禮拜 X 調到禮拜 Y [2] 畫畫課從禮拜 A 晚上換成禮拜 B 早上又換回禮拜 A 晚上 [3] 安親班從 N1 跑到 N2 又跑回 N1 之外,其他基本沒大幅變化(謎之音:不然要怎樣的變化才叫大?!);重點是再也不必針對她一個人設七八個鬧鐘,讓我簡直想跪下來山呼萬歲!

原本已經寫了一部份的事情始末和我的感觸,但一切既已成定局,又何必給想要低調度日的宅婦我本人找碴呢(不想寫來招禍,並不是懶得寫)?無論個人觀感是正面或負面,都有我可以學習或反省的契機,這樣就該知足了不是嗎~

雖然也是有當下氣得要命的時候,尤其是某些人偏愛驟下結論但其實完全不是那回事,最是讓我火大。不過算起來都是我咎由自取(河洛話的「ㄏㄧㄠ3 ㄎㄚ3 ㄘㄥ5」更貼切):因為怕給別人添亂,於是不好意思提出要求,結果三方受害...

以後我要相信自己的直覺;認識才五天的人竟然能夠話不投機五次,表示我跟那人不合,沒必要浪費彼此時間 –– 我都已經到了半個人在棺材裡的年紀,不需要也不想要為了根本不熟的人委屈自己改變什麼。

寫這篇的用意是要提醒自己: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小宇宙,假使星球的運行軌道彼此並未侵犯,就別老是認為自己的宇宙結構比較完整 / 星系比較燦爛 / 別人宇宙裡的恆星亮度跟自己的不一樣就比較差。要瞭解到自己的經驗永遠是受限的,畢竟誰能夠親身體驗別人的人生呢?如果無法體驗別人的人生,又有何立場評論別人呢?先顧好自己的人生比較要緊吧。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