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結果你沒有來。」她說。

平鋪直敘得聽不出任何情感。

他如何能說出,自己特意放慢速度三過門口,緊握韁繩張望她的蹤影;直欲下馬朝她奔去,但最後卻只能克制心中激動,不敢推門見她?

從來只聽過「近鄉情怯」呀。



仔細想來,她的語氣少了一點怨懟,多了一點慶幸 –– 她從未追問他因何失約。

別說關心了,就連好奇心也無;「果然她心裡是沒有我的。」他想。



真的見了她,該說些什麼?

他一直很清楚:無論說與不說,都無法改變現況,更無法應允未來。

與她同桌,他視為恩寵;只要她的聲音出現,即使看不見她,也是好的。

但她是否真能珍惜,他那顆想要呵護她、照拂她的心呢?



再看她一眼,便能昂首走入漫天風雪,不再回顧。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