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突然冒出一句話:「妳真的有改變啊... 妳記得嗎?以前我們都不溝通就直接冷戰,在電話裡甚至可以五分鐘不說一句話;但是現在我們可以平心靜氣地討論事情了... 妳真的改變很多。」

她努力不使心中詫異形於色:原來這幾年來,他一直很有耐心地等她成長... 雖然她認為自己每下愈況,幾入萬劫不復之境。

是怎樣的愛,可以讓愛人者容忍被愛者的幼稚、任性、不適任?

或者應該說,不只她成長了,他也是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她一直自豪於能夠選擇所愛的工作,也愛自己選擇的工作;那麼,當初選擇所愛的他,之後為何要吝嗇將愛情給予自己選擇的他呢?

愛是什麼?是激情?是感動?是習慣?是平淡?是互相了解?是不求回報?是只要對方夠愛自己,就可以 / 應該愛對方?還是與不超過容忍限度的對象共渡此生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她曾懷疑自己對感情的判斷能力,停留在體驗尚稱不足的人生中最美好的 14 歲。

不能怪她,因為在那之後,她的感情世界就分崩離析了 –– 她絕望過、迷惘過、深陷過、毀壞過、自我隔離過;直到以龜速讀完《春宴》,把小眾的無奈留在書裡,再用更長的時間讀完《媽媽必修的不完美學分》和《過得還不錯的一年》...

終於,歷經二十幾年的困躓無解,在放棄追求所謂的「本我」之後,她可以說:「我回來了。」

她雖然很清楚,但還是要持續提醒自己:從頭到尾,她不欠人什麼,也沒有人欠她什麼。孩子是如此,丈夫也是如此。至於其他人的喜怒哀樂,那不在她管轄範圍內 –– 套句《危險關係》裡的台詞 "It's beyond my control." –– 該視若無睹的,就讓它去吧。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