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很喜歡「楚人遺弓」的故事,也一直認為所謂的「後世評價」,不管是儒家道家還是佛家,都是在放馬後砲... 故事中的楚王能有那樣的心胸,已經在許多人之上了。

然後又想到一句話:「死狗是沒人踢的。」–– 若不是一開始的「楚人失之,楚人得之」確有其過人之處,引起世人注目而流傳下去,又如何遭後人批評不夠大氣呢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有時覺得,這世上與我有交集的人,無論關係親疏尊卑,包括父母手足兒女親友,都是我的「同修」。既是同來修行,便是有所不足,就該彼此體諒互勉;就算做不到,也不該見縫插針,甚至趕盡殺絕。

套句歌詞:「贏了世界又如何?」言詞鋒利好勝,固然一時贏面;然而,把眼光拉遠些,短短幾分鐘幾小時佔了上風,在人生寥寥數十年裡,真有什麼顯著的好處嗎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發現打掃可以是一件讓人哼歌的事,而且還自創 Medley(雖然下次不見得是同樣的順序和同樣的曲子):

威爾第〈乘著金色的翅膀〉→ 敝人國中校歌 →《馬賽進行曲》→《義勇軍進行曲》→《空軍軍歌》→ 貝多芬的某首小奏鳴曲


(到貝多芬停住,因為地掃好了 XD)

重點是:在家根本不掃地的我,掃別人家的地竟然會哼歌... 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。後來想想,應該是為心愛的人做些我能力可及之事,足證老身堪用,所以心情特好吧。

(愛我的人快來整理我家囉 *蹺腳*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這陣子狂聽已經七八年沒碰的 CD 們:孟德爾頌的《伊利亞》、白遼士的《基督之幼年》、蒙台威爾第的《牧歌》、巴哈的《約翰受難曲》、韓德爾的《彌賽亞》... 現在車上放的是巴哈的《馬太受難曲》––

想想跟 B 還真是有緣:能安神定心的作曲家是 Bach;鋼琴老師說適合我彈的作曲家是 Beethoven;夢中愛車 ("dream car") 是 Bentley;愛過或正在愛的人的血型大多是 B 型。

(我知道很冷... *自己毆飛*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抄錄一段魏悌香牧師說的話:
 

如何避免話語的傷害,以下四點是簡單有效的方法:

一、不說:所羅門王有一句名言:「多言多語難免有過,禁止嘴唇是有智慧。」論斷的話、批評的話要少說,甚至不說。
二、不傳:千萬不要傳話,因為這其中又會加上自己的意思,而個人解讀都不同,結果傷害更大,禍害更烈。
三、不聽:未拆封的信,裏面的內容一點都不會傷害你。不聽是最好的保護機制。大衛在這方面很有經驗:「我如聾子不聽,像啞巴不開口。」
四、不回:一個巴掌拍不響,不回應自然就不了了之。

把以上四點運用在日常生活中,日子會愉快多了。


–– 你可以說我很弱,嫌我「肉腳」,我不會否認;但是請記得,每個人的強項不會一樣。管好自己的小宇宙吧。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