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旦清晨,夢見自己在台北開車自助旅行,認識了一位和善熱心的中年婦女,當晚便投宿她家。她家在公寓二樓或三樓,擺飾樸素平凡;獨子膚色不算黝黑,身材雖壯碩但木訥寡言,幫我把行李提到房門口就離開了。

一宿好眠。

第二天要告別這家人,才發現車鑰匙不翼而飛。在慌張的狀態下,把整串備用鑰匙拿給婦人的兒子,請他幫我複製一支車鑰匙。他很快就回來了,從口袋掏出車鑰匙和備用鑰匙給我,我道了謝,轉身正打算開門,忽然聽到非常微弱但清晰的新打鑰匙的碰撞聲,頓時疑心大起,回頭要求那個年輕人把多打的鑰匙拿出來。

拿出來的果然是我整串鑰匙。我大受打擊,在心裡大喊「為何要如此折耗我對『人』的信任?」,嚷著要把年輕人帶到警局備案,他的母親竟然也同意了。於是他坐進我的車後座,整段路程不發一語,快要到派出所才囁嚅:「不要這樣好不好?」我氣極:「一開始不要起壞心,現在也不用後悔了!」,反手揪住他領子,一手握方向盤把車停妥,帶給值星警員交割完畢,還向一旁的四五位女警說明原委,大家七嘴八舌討論了一番在外旅行的應對措施,我才踏出警局。

傷心人只想快速離開傷心地,但警察局附近都是單行道,左彎右拐怎麼也無法回到較為熟悉的大馬路。心一急就把嘴巴當成導航,大聲問路人:「我要去 xx 怎麼走?左轉右轉?」路人也很配合:「左轉!」如此三四次之後,終於脫離單行道迷陣。



夢醒之後頭痛欲裂,還是要回想為何會做這樣的夢?應該... 是昨晚這張闖紅燈的罰單照片所導致吧...

20121231-5
(非常確定當時不是我開車,所以可以用力怪別人 *大誤*)

回到早上做的夢... 有沒有很貼切啊?哈哈~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