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境那樣清晰,氣氛如此融洽,當下完全不懷疑是夢。

我們各據方桌一角的兩邊,據說這樣比面對面更適合談心。周遭是暗的,只有桌上一盞燈照著我們兩人。

你我的臉龐半映在搖曳的光裡,恰巧掩飾了久未碰面的些許尷尬,以及耳尖的酡紅。光與影彼此流動著,我們也彼此分享著離別後的生活,眼神接觸漸漸多了起來,也漸漸調適不靈活的思緒與對話,你一句我一句地熱絡起來;聊到我們交往的那幾年,有會心微笑、也有喟然興嘆,就是沒有想像中以為會有的時不我予。

在話題與話題之間偶爾出現的空檔,我開始端詳桌上的文具;這是從小養成的習慣了。數不清第幾次伸手到你面前,忘了要拿什麼把玩,而你輕柔和緩、無比自然地,伸手撫觸我的手,從掌根到指尖,彷彿品味美酒似的沈吟:「跟以前一樣細緻...」,接著目光穿透我的瞳孔:「沒想到,這輩子,我還有機會握你的手。」

我應該早已預知這一刻的到來,因而不覺唐突,也不過於激動或興奮;平心靜氣地,任由你溫暖的掌心覆蓋我的手背,維持這樣的姿勢,與你有說不完的話。

只不過,在那之後,你說了什麼,我說了什麼,全然不存在於我的印象中。

醒來,嘴角仍微微漾著笑意。
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