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同往常一般,單人單手握方向盤,定速駛向郊區。山路蜿蜒,蒼鬱林木遮天,百般無聊昏昏欲睡之際,眼前出現不知通往何處的叉路,轉念就讓輪胎與碎石路親暱交談。

一路下坡,沿途藤蘿遍野,蘗藶蔓生;折返的念頭閃過,不過一邊是山壁,一邊是懸崖,沒有空間可讓車子迴轉,索性敞開心胸繼續前行。

只顧著注意陌生的路況,抬頭才知道周遭的綠蔭早已消失,竟是鋪滿黃色細沙的海灘。遊客熙來攘往,男女老少臉上都盈滿笑意,只見嘴巴開闔卻無聲無息,更沒人注意到我的存在 —— 或許我才是遊客?疏離感如龐然大物倏地襲來,我默默掉轉車頭朝著來時路去,卻發現路斷了一大截... 剛剛是怎麼來的?我沒有半點頭緒。現在要如何回去?我完全失了主意。

奇怪的是,即使進退維谷若此,卻沒有緊張的感覺,唯一的念頭是暫時放空,哪裡也不去,什麼都不想...

然後就醒了。



ps. 這個暑假嬡嬡沒上安親班,每星期有 156 個小時黏在我身邊。煩倒是不至於(當初沒有用力反對收養小孩時就已經設想過各種「萬一」),但我的時間因為要接送她而被切成小段小段,委實非常不適應... 昨天和前天都做了類似的夢,今天才有空記錄下來;之所以會夢到開車,或許也是因為這陣子頻繁接送吧?
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