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經開學一個多星期了,雖然想把暑假期間發生的其中幾件趣事寫下來(再過幾年回頭看,會很訝異「這些事真的都發生過嗎?」),但是因為嬡嬡自己決定這學期開始不再去安親班 = 媽媽又變成專任司機(對於安親班這幾年來的照顧,以及某同學的爸爸每天從學校把小孩們接到安親班,在此一併跪謝),所以這一個多星期算是我的適應期,直到今天才稍微找到 tempo —— 是說再不寫就快忘光啦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學期還沒結束,媽媽就開始想像「小孩放假兩個月每天過太爽結果開學時大人怒小孩哭」的情節,於是老早 立下軍令狀 跟嬡嬡一起排 schedule;重點是「一起」這兩個字 —— 只有媽媽看得高興的 schedule,小孩很快就會放棄了(沒錯,我有個愛唱反調的小孩... 誰叫我教她要質疑權威呢 *攤手*)

2014-09-05 11.33.49.jpg 

看起來沒什麼,但事後才發現,把「練琴」跟「玩平板」擺在同一個時段,真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啊... 嬡嬡誤以為沒練琴就不能玩平板,於是每天非常樂意地練琴,有幾次還問我能不能上午就練琴!雖然有點擔心她玩慣平板,開學後會不會... 但事實證明我多慮了,她並沒有像我一樣上癮(媽媽自首應該無罪吧)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暑假作業老早就寫完一大半,嬡嬡沒幾天就開始覺得無聊;她爸爸開玩笑地問她要不要「打工」,到他公司負責拆報廢機器的螺絲。

嬡嬡有點猶豫,嬡爸加以誘惑:「每天都有雞腿便當可以吃喔~」(嬡嬡愛吃雞腿配白飯,但只能吃半份白飯,而且便當的其他配菜也吃不完)

嬡嬡回頭問我:「碼媽啊,那我要去(爸爸公司)一整天嗎?」

我:「當然啊,你看大人去上班,都碼是中午吃完便當就繼續工作到傍晚下班;所以你如果只上半天,就只能吃半個便當啊。」

嬡嬡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,對她爸爸說:「那我決定了,我去你公司做兩小時,你中午可以把便當和配菜吃掉,雞腿等你下班再帶回來給我吃就好。」

(啊不就很聰明 =_=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暑假剛開始,我與嬡嬡常常為了小事爭論,通常都是因為對某句話有不同解讀而造成歧見。某次爭論解決之後,嬡嬡嘆了一口氣,幽幽地說:

「碼媽啊,你都不懂我的『芳心』!」

雖然紛爭已然化解但其實還在生悶氣的我頓時噴笑!很想問她從哪裡學到「芳心」這兩個字 & 跟她說「芳心」不是這樣用;但... 無所謂了啦,總有一天她自己會懂的...

最糟糕的媽媽就是什麼都幫她找好答案。

爸爸也是。

(不過阿公阿嬤我就沒輒了 *垂首斂眉表示尊重*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嬡嬡幾乎每天都會找我一起洗澡,雖然有點不好意思,但只要一想到她很快就不會再找我一起洗澡了,我通常都會答應。

有一次我們在浴室裡玩得很高興,嬡嬡滿臉光輝,大聲說:「我最喜歡媽媽了!媽媽你的名字不是有個『ㄩ\』嗎?那你以後就叫做『愛的小ㄩ\ ㄩ\』!是『浴室』的『浴』喔!哈哈哈哈哈!」

(哇哩咧 =_=|||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嬡嬡:「碼媽啊!我同學說『牙仙』會把你放在枕頭底下的牙齒拿走,再把禮物放在枕頭底下;可是世界上真的有『牙仙』這種東西嗎?」

不想準備禮物的媽媽:「那是西方人的傳說啦!我們東方古早人都碼把小孩下排的牙齒丟到屋頂上,把上排的牙齒丟到床底下,說這樣小孩牙齒才長得好;可是你看我都把你的乳牙收在那個盒子裡,你的恆齒不是也長出來了嗎?」

嬡嬡:「對嘛我就說沒有『牙仙』這種東西... 而且我同學還說世界上沒有聖誕老公公,真的很壞內!這世界上明明就有聖誕老公公!」

心虛的媽媽:「喔?為什麼」

嬡嬡:「因為我們去年聖誕節去台中玩的時候,家裡又沒有人,可是聖誕老公公也有送禮物給我啊!所以這世界上一定有聖誕老公公。」

(媽媽 OS:那是因為你表姨我表妹剛好寄來一盒巧克力... *在此叩謝表妹大人*)

(話說這孩子都已經四年級了還相信有聖誕老公公... Orz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相關文章:〈暑假總結(上)
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