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車出門覓食,飯後不想直接回家,乾脆繞個大圈,到幾年前常去的另一區憑弔過往。

好久好久沒來了。說是「憑弔」,其實只不過是靠邊放慢車速經過,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慾望。回程才覺得還真有點距離,不免在心底笑自己,當時怎會像是中了蠱一般,在別人家一待幾小時,甚至不顧危險敞開心防(後來證明這樣做果然害慘自己 XD)也樂此不疲?

是因為在那之前噤聲 (bloody literally) 了太久吧。可惜(這「可惜」二字當然也是事後諸葛亮),選錯了地點、選錯了時間、選錯了對象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曾有好長一段時間,即使沒有寫信給你,也總要天天描著你的名;甚至在幾年後,為從未謀面的她命名時,也惦記著要借用你的名。

如今,不握筆的時間更長。偶一為之,總有種說不出來的異樣;字跡彷彿不是自己的,甚至連握筆的手也不知誰屬。

直到那天抄寫某段文字,你的名赫然在其中,愣了三秒,才覺著一股無比的熟悉感湧上,繼而嘲笑自己多年來的蹉跎虛度。

從此便不間斷寫你的名,在腦中,在心底。
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