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斜倚床上,聽電視裡的他唱歌,他照例轉身面牆,不理睬。

曲畢,輕輕俯身在他背上,他停了三秒,冷聲說:「我不需要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環抱他的手仍不捨放開。

他看著兩顆受傷的心,嘆了一口氣,無聊地調著電視頻道。

他起身拿了蒸餾水撲著面頰,看我怔怔盯著,微笑解釋:「對皮膚很好的,試試?」

記憶中光潔的面容,竟也開始有瑕。

「走吧。」他關掉電視,起身。
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