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完早餐,第一件事就是沖個掛耳包黑咖啡,然後再去收衣服洗衣服。
正常狀況下,這段時間剛好可以讓滾燙的咖啡稍涼些,適合入喉。
整套程序每日不變,算是一種讓自己清醒(從睡夢中)和沈浸(到工作裡)的儀式吧。

雖然有點納悶:今天沖咖啡所用的水量,似乎比平常少?
但也沒什麼大不了,私忖可能是往杯子裡注入熱水時,恍神了。
除了認真翻譯會呈現半入定狀態,其他無論什麼事都很容易恍神。
開車恍神,會很有行雲流水之感,彷彿路上人車全都自我警醒,不敢犯蹕。
或許(順利進行的)翻譯也是一種恍神?

咖啡入口,風味獨具,但溫度明顯不對 —— 時間不足以讓它冷淡至此。
忽然想起昨天泡太久嫌太涼(從小討厭薄荷)而剩下的五分之一杯康福茶...
平常不會主動嘗試的料想不到的結合,成就了美妙的插曲。
可惜,這樣的調劑在生活中少之又少。
不得求,也求不得。
不是求之不得。
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