腦海不知為何響起「泰旖思冥想曲」("Meditation" from "Thaïs",常見譯名是「泰綺思」,但「綺」的發音是「ㄑㄧv」,跟 "Thaïs" 的 "ï" 發音沒有關係啊?),在心中哼久了就出現一股衝動,想把它表達出來。

雖然原曲的主旋律是小提琴,不過我相信,動人的樂曲無論用哪種樂器都能演奏,再加上礙於鋼琴已經位於我搆不著的地方,於是拜請孤狗大神,果然馬上找到長笛譜 —— 哈哈,這樣我就不必自己聽寫了!

但也委實太久沒碰長笛了,連中音都超不順,只得先吹幾回長音,然後等不及把譜列印出來,就對著電腦螢幕開吹。D 大調不能說不熟,畢竟當初考音樂班的長笛自選曲就是 D 大調嘉禾舞曲;不過,今天是怎麼回事?升中音 C 聽起來根本沒升!

以為忘了指法,趕忙吹一遍考過試印象最深刻的嘉禾舞曲,結果還是一樣... 原本已經要拆開長笛裝盒打算送修了,又想說再觀察一下按鍵動作,終於發現某根彈簧擺錯位置,輕輕「刁」回去就好了,省下(既然要送修當然順便保養的)兩張小朋友!

啊哈真是太愉快了呀... 身處在周遭無人能與我一同哀悼 Umberto Eco 與 Harper Lee 相繼辭世的環境中,至少還有熟悉的事物慰吾老懷。教懂身旁的人,太難;等待嬡嬡長大,太久;這種「誰能與共」的孤獨,既是自己的選擇,現在也唯有自己想辦法頂住。

話說兒女情長,英雄氣短;我雖不是英雄,氣一樣很短... 在找長笛老師之前,先每天練長音吧!
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