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isypath Happy Birthday tickers


好久沒這麼晚睡;兩三個月前的事,寫出來應該沒什麼關係了。

2015 跨 2016 年的那個夜晚,一般人想的是要跟誰在一起做什麼或不做什麼,但映入我腦海的是如何找到一片極鋒利的鋼製薄刃、如何劃開表皮脂肪肌肉、如何避開肋骨、如何一刀斃命;不停地想不停地想,直到進入某種近乎狂喜的情境,理智認為不能再繼續下去,才命令自己回神。感覺過了許久,但其實只有幾秒鐘吧 —— 然後一而再再而三重複墜落清醒墜落清醒墜落清醒。

最近不知在哪看到,心理醫生在診療那些耽溺於自戕念頭的患者時,為了要把對方「拉回來」,會問患者為何決定不自殺,然後再從患者的回答著手。聽起來頗有道理,我也來試試看:因為知道老父老母會極度傷心;因為若死在家裡,房子會變成凶宅;因為還沒簽器官捐贈同意書;因為...

為什麼連「決定不把自己弄死」這回事,都還是得在意別人呢?比看心理醫生之前更疲勞了。所幸我無論如何不會在花蓮看心理醫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好不容易遇到能讓我興匆匆報名的拉丁文課程,果然還是開不成,連併班都沒機會。其實並不意外,花蓮嘛!這地方的人事物,幾乎從來都是讓我持續失望的;還得說服自己慢慢降低標準,深怕累積太多不滿,哪天一次爆發就再見了。

雖然不再寫花蓮的食記,但進食似乎已經成為唯一的存在感。每天吃完早餐就想著午餐要吃什麼,晚餐明明吃飽了卻總是想再吃點別的,nothing substantial in between the meals。討厭這樣的自己、討厭周遭的一切,惡性循環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幾個月沒接觸二十幾年來一直很感興趣的皇室成員相關消息,未讀電子報累積了一兩百封。Twitter 曾是我的新聞來源,這陣子也不碰了,更別提早已貶謫遠方的 Skype、FB 和 Plurk。周遭非常之安靜,也無所謂好或不好。

如果可以選擇,死前要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登出所有各種帳戶;如果還能夠刪除任何存在過的痕跡,包括別人記憶中的自己,那就更完美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說了這些,還是不懂前幾天聽到這首歌為何淚在心裡如泉湧。那一定不是我。
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