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星期和嬡嬡一起看眼科。她從小就有散光,已經持續治療了一段時間;不過,29w+1 的早產兒只出現這項後遺症,我們已經覺得很受上蒼庇佑了。我則是從去年起,晚上開車總看不清路標或招牌,而今年衰退的幅度更大,拖了一陣子終於決定看醫生,只為了解開疑惑:到底是哪裡出問題?

忽然想到嬡嬡先前的抱怨:「碼媽啊,所有的測量(身高體重等等)裡面,我最不喜歡視力測量。」

我點頭:「我懂,跟我從小就討厭量體重是一樣的意思。」

嬡:「那難道你喜歡量視力?」

我:「對呀!因為我國小 1.2,到國中變成 1.5,我真的超喜歡量視力!」

嬡:「是喔... 那我喜歡測跑步,因為我跑很快!」

我:「我小時候也不喜歡測跑步,因為我平常在走廊跑很快,但是每次測驗都全班倒數!」

嬡大笑:「那我比你厲害!」

我翻白眼:「對啦,你說夢話也比我厲害!」(除了這些夢話之外,昨晚還哼了她的長號譜 =_=)

回到眼科... 拖著還不俐落的左腳,走來走去做了幾項測驗之後,醫生說我只是近視度數加深,其他並無大礙;但又語帶疑惑地說:「一般到了四十幾歲,近視應該會減緩,怎麼你的度數卻增加了?除非你用眼過度...」

我心下暗喜:近視度數增加,再加上嘴唇下方冒出一大顆痘子,難道是返老還童?!

結果醫生轉頭問坐在旁邊的嬡嬡:「你碼媽平常有在工作嗎?」

嬡嬡無言,我能理解,就像我小時候說不清我父親的職業一樣;我本人也無言,因為我在農曆年前後就沒接外包案子,電腦也很少開了,視力要退化也不是這個時候吧?然後又想到,被我摧殘了十幾年的眼睛說不定正要開始復仇...

總之,診間裡的四個人(醫生、護士、嬡嬡、我)全都接不上話,擅長打圓場的我終於擠出「難道是因為手機玩太久?」這樣的泛泛之詞,醫生沒點頭也沒搖頭:「那就少玩點手機吧,看看過一陣子能不能改善。」

其實就算無法改善也無妨啦,我只是要確定不是什麼青光眼白內障,頂多重配鏡片而已;手機還是要玩的,不然我這個「想去的地方去不了 & 想做的事情做不成」的廢人,還能幹嘛?

說到「想做的事情」... 最近說服自己告訴嬡嬡:只要她考上大學,我就織一條毛線毯子給她,讓她在宿舍裡可以披著蓋著,這樣就不會太想我(雖然明知那個年紀的孩子哪有時間想媽媽!)。我的想法是:距離她上大學還有七八年,至少在這段期間我得活著,希望能夠降低生活中出現這種時刻的頻率。

於是開始瘋狂搜尋織圖,也再度投入 Pinterest 的懷抱;卻發現看不懂織圖的外文說明... 果然是隔行如隔山,但我一定要克服它!(不過視力也會更糟糕吧 @@)

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