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生當天 (矯正年齡 -2.5 個月) -- 2005 年 6 月

因為大姐的血壓一直降不下來,醫師擔心拖久了對母體和胎兒都不好,所以原本昨天就要給大姐剖腹,但大姐堅持等胡累累從外縣市回來作法,醫師也沒輒,只能以嚴厲的聲調警告大姐 (應該也是要說給旁邊的家屬聽),如果出問題他不負責喔!這當然是玩笑話啦;天天去醫院的我可以看出,自從大姐住院以來,醫師一直比病患還緊張,顯然病情是有點緊急。今天醫師巡房時給個臭臉,完全不像之前那樣和善,還問大姐「你今天要不要生啦?」這句話出自醫師口中,實在相當有笑果,不過配合他難看的臉色,還是可以聽得出醫師的擔憂。

經過醫師的義正詞嚴,以及我老公連環 call 我公公,要他不斷遊說大姐 (說不定也有經過胡累累的同意 / 建議... @@),大姐終於同意進產房。才過十五分鐘,護士就來報告說嬰兒已經出生了,母子都平安,不過嬰兒還要進行多項檢查,所以不會跟其他足月嬰兒一樣放在嬰兒房裡。嬰兒只在子宮裡待了 29+1 週 (29 週又 1 天),出生時的身高 39 公分,體重 1050 公克,完全符合「極低出生體重早產兒」(有興趣的話,可以到早產兒基金會查閱相關資料) 的標準,也就是病情危急,直接送入新生兒加護病房 (簡稱 NICU) 住保溫箱。

終於等到護士出來通知我們,可以進 NICU 看嬰兒了。原本以為新生兒會像人家常說的,一副老頭子樣或是紅臉猴樣,但我第一眼看到嬰兒,只覺得模樣很清秀,除了睫毛長又翹之外,手指腳趾也蠻長的,小腿的尺寸像極了剝好皮的茭白筍;忽然想起娘家媽媽轉述阿姨說的話:「如果第一眼看到嬰兒不覺得討厭,那就是有緣。」難道... 只看一眼而已,我就改變心意了?不過又轉念一想,怎麼可能沒有緣呢?畢竟我本來就是這嬰兒的阿妗啊。即使如此,我還是在心裡默默地跟嬰兒說:「不用擔心,無論我以後是不是你的媽媽,我都會特別照顧你的,你現在只要努力專心長大就可以了。」

稍微退後一步,讓一同進 NICU 的大姐夫、大姐的婆婆還有我公公看個清楚。這時才看到佈滿嬰兒身上的管子和各種監控儀器的線路,說真的,當時並不會覺得非常擔心,彷彿有個聲音對我說,這個小女孩很堅強,她一定會為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生命繼續努力 (註五)。



註五:
沒有過多描述出生後的各種症狀 (例如黃疸比一般新生兒持續更久,以及輕微腦室內出血等等),是因為那些都是新生兒或早產兒常見的自然現象,我認為醫師一定會盡力妥善處理,所以沒有什麼好緊張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