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生後 11 個月 (矯正年齡 8.5 個月) -- 2006 年 5 月

經過幾個月的煎熬,我還是強迫自己找出讓自己撐下去的唯一動力 -- 也就是嬡嬡,然後不時自我催眠:

  • 「如果你死了,就沒有人照顧嬡嬡了」(事實當然不是這樣,老公有那麼多姐妹,絕對不缺照顧嬡嬡的人)
  • 「如果你死了,嬡嬡長大之後知道真相,一定會很難過。」(話說回來,說不定別人也不會讓她知道事實,畢竟大人們一定會以避免傷害小孩的心靈為主)


另外,也要感謝隔著一個太平洋的某位朋友;我只問「你想要什麼紀念品?」對方就馬上靈敏地猜到我的情緒撐不下去,又以我們認識以來的獨特安撫方式一直鼓勵我,真是要感謝朋友的理解與用心 (雖然朋友一定又會說「我什麼也沒做」-- 也是啦!你只是坐在電腦前面打幾個字而已嘛... 還敢一天到晚跟我說要收諮詢費?!哈哈~~)。

這種行過死蔭幽谷的感覺,雖然希望以後不要再出現了,但是就像我最喜歡的詩 The Road Not Taken (by Robert Frost) 一樣,未來會遭遇什麼,誰也說不準,而自己的抉擇將帶領人生旅程以怎樣的心情前往哪個所在,也不是下決定時能夠預知的;所以只有盡本分做好自己當時的能力範圍內能夠做好的事,其他的就盡量不強求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Chez Cécile

swang9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